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鹰的博客

房地产同仁交流,房地产市场观察,朋友思想火花碰撞的园地

 
 
 

日志

 
 

中国房地产市场问题要用中国式办法解决  

2010-03-26 21:59:00|  分类: 房地产、经济和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房地产市场问题要用中国式办法解决

        -------与王智中博士的对话

 

    经过十年发展,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从弱小到引发社会广为关注,由启动住房消费到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对于解决老百姓住房问题作用巨大,同时,房地产市场发展进程也暴露很多问题。3月24日,我有幸和著名地产评论专家王智中博士进行了讨论和学习,轻松的交谈自然扯出用什么方式解决我国房地产问题的话题,下面是交谈的部分内容:

 

王智中

   刚刚学习了一下你的文章(楼市解决所有人住房是个美丽的梦)。

   如何作为成熟的市场经济,你讲的是对的,我也很同意。但是现在老百姓反对的不是市场经济,而是非市场经济。

飞鹰 :

    牛刀等向高房价开战就是反对派

王智中 :

    盲目开战,是没有意义的,也是反动的。

飞鹰:

    非市场经济的行为是实施市场经济过程中的腐败行为,而(反对的)不是高房价。

    但是,这些我(文章)没有触及。

王智中:

    对,这是老百姓反对的,还有土地垄断。

飞鹰:

    房地产市场还有寻租等不轨行为。

王智中:

    正由于生产资料垄断,以及二次分配中的腐败,让好的制度失效,所以说,中国房地产没有市场化,如果真的市场化了,反而好多了。

飞鹰:

    土地垄断不可怕,可怕的是土地收入没能起到平衡楼市的作用。(资金)没有循环(使用)起来。

王智中:

    没有人去平衡啊,全放在个人腰包或国外了。

飞鹰:

    公共设施成本开发商承担,土地收入又不能为房地产市场服务这是问题的关键。

王智中:

     从这个角度来说,房地产起到了“掏空”中国的作用,这是我反对的。

飞鹰:

    (文中)我没有说这些,但是我已经含糊的表达过。

王智中:

    你是过来人,呵呵

飞鹰:对!

 

王智中:

    过段时间,也许我也不想说了,累!

飞鹰

    还有房地产市场化不能解决所有住房问题,不是你说的双轨制,而是资源配置方式不同而已,今天的文章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飞鹰:

    你的文章有血气方刚的激情,我看了感觉到了

    现在不是双轨制(问题)这是我和你的看法不同地方。因为我知道双轨制曾经有空隙、有腐败。

王智中

    明白,我提出第三条路,房地产市场彻底市场化,只要是看到双轨制在国外也是失败了,并没有阻制房地产危机。所以作为一种思路提出来。

    我个人认为其中的腐败是无法避免的,这是经济制度设计的问题,不仅是执行的问题。

飞鹰:

    我说的是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问题,这样是可以满足分层消费问题了。在初次分配和再分配(过程)如果没严格的制度或法规规范,也会滋生腐败。房地产市场彻底市场化世界不乏有发生危机,走入死胡同的实例。也没有实例证明是完美的方法。

    南美洲有些国家因为住房商品化,出现豪宅与贫民窟并存的社会面貌,也能说明完全住房市场化也有弊端。

王智中:

    你的思想和易居的李战军院长相似,我也是认可的,我并不反对双轨制,但反对不合适的时机,以不合适的方式推出。

王智中:

    任志强讲的也没有错,市场的归市场,保障的需保障,但是,中国是土地垄断,没有供需调节,市场的机制并没有运作起来,

    其实的情况是,市场化的旗号,有可能令房价一发不可收。比如拍卖本是市场化的好手段,但在垄断的控制,市场化就变相。

飞鹰:

    这是个时机问题,我的博文也说了,但是没有去论证。比如社科院说85%的人买不起房的模糊论断,如果是这样房地产市场化的作用也太小了。如果是85%通过市场解决了住房问题,而15%没满足需求中,有85%的人是买不起房的,那么,用再分配手段比如保障性住房的办法出台就是时机了。

飞鹰:

    出台非市场化办法解决中低收入住房问题的同时,市场另一部分进行市场垄断控制的话,也许可以拉住脱缰野马的疯跑

王智中

    如果按这个速度,不过2年,北京、上海有可能是世界房价最高的地方之一。如果这样,中国的资产将再次大批外逃。

 

王智中:

    任总的理论是没有问题的,我还是希望“以时间换空间”,该补的课一年年补。

    现在排在我们前面的城市只有为数不多的发达国家的首都和经济中心。但他们的房价近十年是稳定的,而中国的房价是一日千里,下午还和中国之声的专家连线讨论,德国房价10年没怎么变,因为城市率已经到了,而中国只有45%,房价已这么高,当达到70%时,谁都不敢猜有多高。

飞鹰:

   是的,在房价疯狂的时候,确实有人出售房子,使资金流出国外。这是自98年十年多飞速市场化所产生的病原。我们追赶西方一定会在追赶过程表现出与西方不一样的市场行为。

王智中:

   是的,但我们不是总是朝另一个方向追,所以永远追不上啊。

飞鹰:

   高房价正在拉动中国式的城市化,我们在追赶,而追赶过程最大的风险就是楼市泡沫。

   哈哈,今天的对话是一篇很好的博文。

王智中:

    高房价也有可能逆城市化。

飞鹰:

   对......。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