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鹰的博客

房地产同仁交流,房地产市场观察,朋友思想火花碰撞的园地

 
 
 

日志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十四)  

2007-07-20 08:21:00|  分类: 回忆与畅想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十四)

飞鹰

 

适应环境  生活丰富多彩

   

    武汉独特的环境、武汉特殊的天气,使我们找到了特别的生活乐趣。

    在捕鱼中分享快乐。武汉号称鱼米之乡,湖多水多,我们农场也如此。在武汉,有水就有鱼,农闲时我们有时到荒水坑和野沟旁过把捕鱼的瘾,要是后勤部的大首长来农场视察,我们就到食堂后面的小鱼塘,用撒网捕几条鱼过过瘾,不会撒网的看看热闹也开心。有时候我也试几把,把渔网撒出去甩不圆也捕不到鱼。撒网是个技术活,只有南方水乡长大的几个战友会使撒网,而且都是捕鱼高手;懂得钓鱼的人都知道,各种鱼在水里,都有“领地”。比如,白鲢鱼在池塘的上层,鲤鱼在中层,青鱼在底层,鳝鱼在周边泥里。鲫鱼很有特点,“领地”在池塘边缘,遇到下雨不往湖里游,逆水游到稻田,“趴”在水牛蹄子坑里一动不动。大雨过后,我们有时去稻田摸几条鲫鱼,到连队炊事班找老乡搞点油,焖一顿解馋。 

    服役五年,钓过一次鱼,也是很有意思的一次钓鱼。记得一九七八年八月,我们在离场部4.5公里的“东场”搞“双枪”,刚完成“双抢”任务就连降大雨。有一天上午,大雨刚过,我们班七五年老兵L说:“我们钓鱼去吧”,我问“拿什么钓呢”,他说:“自己作钓鱼竿就行”,说完L从连队文书那儿要了几个大头针,弯了鱼钩,找了鱼线,抽出用过的竹扫把条儿当钓鱼杆,再挖点蚯蚓,他还让我提个水桶,到门前排洪沟的拐弯处垂钓,当时我想钓钓鱼乐呵乐呵得了,还拿什么水桶呀,谁知一去大开眼界,只要一下鱼钩鱼就上钩,一条挨着一条的被他做魔术似的钓上来,一个多小时他一个人居然钓了几十条清一色的鲶鱼,同样的地方我却一无所获。我敢说这是今生我看到的用最简陋工具、钓的最多、最过瘾的一次垂钓,不知道会不会是“吉尼斯”纪录。艰苦难耐的“双抢”之后,又有这么多的收获我不知有多高兴,我们把鲶鱼剁成肉馅儿,饱饱的吃了迄今为止吃的唯一的一顿鱼肉馅的饺子,那个香呀真的难忘!我真的感xL战友,这次垂钓我又开眼又解馋了。L是贵州遵义地区入伍的兵,从小生活在鱼米之乡,据他说他还能游在水里空手抓到鱼,不是亲历那次垂钓,谁都会认为是吹牛。一次垂钓、一顿饺子三十年不忘,要得就是那个情调!

    长痱子脱皮用幽默来调侃。一九七七年“双抢”那年武汉持续干旱,也有人说那年也是百年一遇的热天。我每天在炎热的驾驶室里工作十几个小时,汗流不止,衣服像刚从水里捞出。那年“双抢”,我在闷热的驾驶舱里闷出了一身痱子,那个痱子长的邪乎!白白的大大的,从头到脚有汗毛眼儿的地方都长满了白芝麻似的痱子,奇痒无比。这是我今生唯一长痱子的经历。那年代没有痱子粉什么的,战友们纷纷出招,有个战友告诉我,抹花露水管用。我花几块钱买了一大瓶花露水,每天浑身抹一遍。花露水的香味招来了很多“闻香人”,都说军营是和尚殿,有臭汗味没香水味,这么香的营房能不招和尚吗?战友劳累一天凑到我那儿闻香味,围绕香味调侃取乐,大家你说我笑的,我也忘记了搔痒。我们的副厂长刘立昌来看我,慰问时听了战友们的调侃,“噗嗤”一笑出了一个“馊偏方”,他居然也跟着调侃起来,“小王,我也告诉你一个偏方吧,要想去除痱子,找个老太太,接老太太的尿抹一次就见效。不过,接尿的时候还得注意去掉前半截尿,不要后一股。”一边说一边眯着他那“坏眼儿”,围在一起侃香味的战友们笑得前呼后仰,好不热闹,看我将信将疑的样子,刘副场长也跟着大笑起来。说真的这样场景,可比呲牙咧嘴的搔痒舒服多了,这些幽默不是良药胜似良药!后来什么时候痱子消失的,什么时候脱的皮,都忘记了。这种心理疗法可真见效,一身蛤蟆皮似的痱子,不再是记忆中的痛苦。美好的氛围,可望不可及的“药方”留在了记忆之中!

    在部队,我们分享着“小共产”生活。每年战友探亲是部队的惯例。战友每每探亲回来,弟兄们都会分享一份快乐,就像过节,也是找到一些感情寄托的机会,更是连接家乡和部队的纽带。对军人来说探亲是回家省亲,家乡的亲朋好友会高兴一番,也是父母翘首期盼的时候;假期结束回到部队呢,战友们听到探亲回来的同志谈及家乡的喜闻乐见,同样高兴一番;同样分享战友回家探亲的美好感觉。接战友的场面更热闹,大家帮着拿行李,没到营房,一帮子战友就会蜂拥而上,弟兄们各取所需,抽烟的拿烟、吃糖的摸糖、山南的吃河北的土特产、河北的吃山南的地产食品,如果当几年兵,光品尝战友们探亲带回的土特产品,能吃遍大江南北。记得,我第一次探亲回来,带了两条“八达岭”牌香烟,两条“香山”牌香烟,还有一种忘记叫“天坛”牌子的“黑杆”烟,买了几盒“北京果脯”和北京糖果还有北京特产的核桃,刚到部队营房,弟兄们一哄而上瞬间就瓜分完了,大家拿着“战利品”品尝评论着,谁也不计较“抢”了多少,那场面像是抢喜糖,就是图个高兴劲儿!这是部队自然形成的一个“风俗” ,也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我想可能是家乡父老乡亲和部队弟兄们共同缔造或者说是“军民共建”的没有规定日子和次数的节日吧,这个节日没有铜锈味、没有利益驱动、没有杂念,只有饱含着的一种情和爱!对部队的爱、对战友的爱,还有战友对家乡的一种情结……。

    还有很多生活小花絮呢,都有我们的乐趣。比如,我们班有个七三年安徽寿县老兵,叫lsw,人长得很秀气,酷爱拉小提琴,不管多累、时间多晚,都要拉上几支曲子,什么《天鹅湖》呀、《贝多芬交响曲》呀,拉起小提琴来左转右晃,姿势优美,曲调高雅。我虽然不懂乐谱,也没有什么音乐细胞,每每练习琴技时,我总是他忠实听众。不管工作多紧张,听上一曲小提琴曲,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这也是我们业余生活里最具有高雅情调的生活片断,在我们场部也算是电杆上挂暖水瓶-----高水平!

    还有院子里的水泥乒乓球案子,单杠双杠,是我们平时锻炼用的体育娱乐器械。再有放电影、看电视都是我们喜欢的文化娱乐项目。

虽然很多都是小事情、小片断。可那都是我们在为基地做奉献时的亮点,也算是军人特有的一点点儿侠骨柔肠。那时候津贴费很少,第一年每月六元,第二年七元,三年八元,五年十元,十五、二十……。想想看,在当今社会,有多少如此乐观向上的团队呢?有多少如此团结奉献的团队呢?其实现在想起来:在营房,官兵一致、欢歌笑语、团结友爱是我们军人业余生活的特征,也是可圈可点可歌可泣的军旅生活符号啊!

    当看到强大的第二炮兵展示我们的军威时,想想我们付出的辛苦,哪个老兵不自豪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