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鹰的博客

房地产同仁交流,房地产市场观察,朋友思想火花碰撞的园地

 
 
 

日志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十三)  

2007-07-19 11:50:00|  分类: 回忆与畅想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十三)

飞鹰

 

军旅花絮   彰显火热情趣

 

    七十年代当兵的战友们,提起部队人人有故事,也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部队很艰苦,也很有情趣,因为军营就是战士们生活的家园。

    军旅生涯用艰苦两个字,不足以描述我们生活的全部。固然战友们的生活紧张而且辛苦,但有情趣的事情很多很多,令人难以忘怀。多年来的社会体验,我更感觉到很多生活的小片断或者是小花絮都是部队里独有的,是凸显部队和谐美好的重要部分。作为军人,对部队有感情,对基地有贡献,也许就是军营生活苦中有乐,军营生活赋予军人更宽广的胸怀,练就了军人的性格和军人的气质。这一片天空,有欢快的笑声,有人生经历中难忘的故事片断,也有埋藏在心底的一段段美好情结。我常常思考着什么是感情?什么是贡献?融入我们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故事不就是我们的感情吗!军旅中留下的我们劳作的收获,不正是我们的贡献吗!很多军旅花絮我真的很难忘……!

    先说杀猪。记得入伍第二个春节的前几天,炊事班要自己动手杀猪,准备过年会餐了。会杀猪的炊事班毕班长退伍不久,新班长wxh、上士c就得张罗着杀猪这个大事情了,那次我和七三年入伍的安徽老兵ljg一块去帮忙。

    这是第一次参与杀猪,说实话,几个人谁都没有杀猪的经历,但弟兄们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那股劲把“杀猪”这件大事儿搞得热火朝天。就是那次杀猪的故事,使弟兄乐了好一阵子。事情是这样的:炊事班养着六七头猪,每逢过节就杀一、两头。猪圈在农场粮食仓库的后面,离炊事班有二三百米远,每天由炊事班人员轮流喂。记得宰猪那天,我们从炊事班的猪圈中,挑了一头最肥大的猪,几个人把吃饱了走不动路的那头猪连拉带拽弄到炊事班门前的“刑场”,然后四五个人揪着尾巴、拽着耳朵,拉着腿,七下八下的捆上四条腿,抬到了大案板上。可是该屠宰时,大家谁也不敢拿刀。还是班长wxh胆大,看没人动手,便挽起袖子装内行,拿刀照着猪脖子就捅,一刀下去,没扎到要害,也不知道是绳子没绑好,还是这头猪的求生本能,竟然把绳子给弄开了,那猪浑身是血的满院子跑,我们拿着绳子追,举着铁锨把打,猪拼命跑,我们几个人使尽浑身解数满院子追,连打带抓把它逮住了。好像还是wxh接连捅了几刀,这头肥猪才一命呜呼,猪血是收集不到了,都甩到我们身上、甩到院子里、水池边。不过那天的场面我们感到很刺激,也很高兴,成了春节官兵茶余饭后时的谈笑话题,那次的“英雄”壮举至今想起来也还有几份开心。

    再说说葬狗的事。我们养了几只豺狗,繁殖很快,每年到了冬季要宰几只解馋,唯独“黑子”不能杀。这只既凶猛又温顺可爱的老母狗叫“黑子”,是承担繁殖任务的“干将”,活的岁数也有几个“服役期”了,是狗群中的“寿星”。平时跟在“黑子”后面的都是“儿子”“孙子”辈的。“黑子”很讨我们喜欢,算是个“功臣”。他很有“本事”,晚上带着一群狗埋伏在场部大院和库房一带。大院没有围墙是开放型的军营,犹如坐落在边远的自然村落似的,有了它们“巡逻”,哨兵晚上站岗执勤很踏实。不管什么时候,一旦发现情况“黑子”不叫,其他狗都不出声,就象是侦察兵很有规矩。一旦叫起来,就会让路人闻声丧胆。“黑子”还有个特长,每天一吹起床号,“黑子” 先跟着军号的长短声学叫几声,其它狗儿孙们也跟着叫起来,当然学军号声音学得最像的就属“黑子”了,能叫出长短声儿的节凑来。我们到部队的时候“黑子”岁数就不小了,起码当时那些老兵入伍时“黑子”就给他们天天“吹号”。“黑子”对当兵人很有感情,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只要穿军衣,就摇尾巴表示友好;要是你脱下军装,“黑子”立马翻脸不认人,带领它的全家向你示威。“黑子”们对军人的忠诚,那真是没的说,这恰恰是我们喜欢的它重要原因。老兵退伍时,一般都叮嘱没走的弟兄们“别宰黑子”。可惜在一九七八年夏天,“黑子”在与周边农家狗搏斗时,不幸负伤感染,由于年老体衰免疫力下降死亡。大家对“黑子”的死很惋惜,我们班的ljg等几个战友把它埋在了配电室后面的地头,还为“黑子”举行了一个告别“仪式”,为“黑子”堆了一个坟头。虽然有点滑稽的味道,但“黑子”的待遇还是蛮高的,从那以后“黑子”学军号的声音成了大家的记忆,余下的狗听到军号吹起,散乱地叫几声也就不再叫了……。

    更有意思的是捉麻雀。南方在收获季节,稻场一片金黄,连队打谷场上扬场、脱粒、入库好不紧张,但部队收兵以后,麻雀们可“乐”了,占领晒稻谷的场地,疯狂地开吃。看场院的战士刚刚赶走一群,还没转身又来一拨儿。说麻雀们采取“敌进我退,敌驻我扰”吧,有点贬低我们的弟兄,但这确实令战士们头痛,劳动一天,同志们本来很辛苦还要耗费时间看粮食、轰麻雀,据说连当地农村老百姓这时候也很挠头。我们场部的技术员zzm想了一招,他听说市里卖一种专治鸟害的药,麻雀要是吃了这种药就像喝了酒似的晕晕乎乎。药量小就醉,药量大就死,有的“酒劲”过了麻雀还能清醒,对粮食没污染,对人也没危害,据说是从日本进口的,贵着呢。

    买回来一试,场部可就热闹了,把我们也乐坏了。我们把买来的药按照比例在专为麻雀们准备的米饭里搅拌好,然后撒到晒稻谷的场院,一群群麻雀就像参加婚礼似的围到场院上饱餐。麻雀们一拨一拨地飞来品尝香喷喷的“大餐”,吃了“会餐”的麻雀们犹如走出酒楼的“醉鬼”,姿态那就多了……。地上的吐着白沫晃荡着脑袋顾不了命,天上飞着的晃晃悠悠往地上扎,吃得少的迷迷糊糊的飞,吃得多的躺着不动弹了,在场院周围的几千只“醉汉”,晃荡着脑袋找不到东西南北。我们呢,看准战机会全体出动捉麻雀,“醉鬼”们被弟兄们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虏”了。把麻雀收集到伙房,拔毛开膛以后足足搞了两大盆,弟兄们美美的品尝了一顿油炸飞禽大餐,那个四溢的香味让人回味好长时间,至今想起来还有垂涎三尺之感。

    无论杀猪、葬狗、还是捉麻雀都是我们特有的军营生活。在这样的环境生活,战友们以自己的方式诠释军人风采,诠释军人的生活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