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鹰的博客

房地产同仁交流,房地产市场观察,朋友思想火花碰撞的园地

 
 
 

日志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之四)  

2007-07-10 08:02:00|  分类: 回忆与畅想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之四)

飞鹰

 

 

初到部队  倍受呵护

 

    

       一九七六年五月十六日是个星期日,傍晚九点多钟,我们到了基地后勤部的武汉农场。

      部队农场与汉口先锋二街的姑嫂树,正好隔着武汉城区第二道长江防护堤,农场的地势与城区。据说过去农场是武汉郊外的沉湖荒野地区。六十年代,响应毛主席号召,部队官兵用汗水开垦出那片良田,每年这里都能向基地输送几十吨粮食、鱼等副食品,对改善基地将士们生活提供了有力保障。

    到了部队农场,邹政委、谢副政委和王干事接见了我们,把我们安排在机关的营房,条件嘛,要比新兵连好多了!

    首长向我们五位新兵宣布,初到部队需要适应新的部队环境,这也是新兵训练的继续,然后才能安排新的岗位。

    一切又都是新的。这里和新兵连的环境完全不同,战士们除农闲时搞训练,大部分时间在农田务农。这里的官兵学农、说农、务农成了主要工作内容。农场嘛,与农村的农业生产一样,说有区别就是规模大,分工细且专业,有插秧种水稻的、有养鱼养鸭的、有喂猪做饭的、有养牛除草的、有做木匠的、有做电工的、有搞机械的、有会计、有技术员、有库房管理员、有军人服务社售货员、还有司机、办事员等等。从山东东平县入伍的那三位新兵,都会干农活,他们熟悉农业、熟悉农场,而对我来说,显得很陌生,也意味着一场磨砺在等待着我们。

    当知道农场的一点真实情况以后,我有点茫然,原来的幼稚想法被眼前的现实打破了。

     一天,负责思想工作的谢副政委找我谈心。我心里合计,哪做错了?找我干什么呢?到谢副政委的办公室门前,我喊报告进了副政委办公室,心理七上八下,忐忑不安,首长热情地给我让座,通讯员给我倒水,副政委开口就问:“小王,来这里有好几天了,适应吗?”

     我说:“还行,就是天气热,感觉潮湿”。

     副政委说:“看了你的档案,你在学校是优秀共青团员,来这里环境变了,要准备吃苦呀!”

    当时我还不能真正理解首长这番话的用意,毕竟刚来,没有思想准备,脑子里都是空白。不过这么大的首长找我谈话,态度和蔼可亲,谈话和颜悦色我非常感动,首长的一席话紧张的心情顿时消失了。

我回答:“请您放心,我会的!”。

     副政委说:“有什么想法就和班长说,希望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安定下来再写份入党申请书吧”。

     接着又说“我家也在北京,我们也是半个老乡呢”。

    副政委的一席话,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使我兴奋了好几天!

    这次谈话以后,我向党组织写了入党申请书。我记得递交入党申请书那天是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九日,星期三……。

    我们五位新兵,熟悉了几天环境,分到了副业班锻炼。其实副业班就是养猪班也叫养鱼班。开始写家信不敢和家人说我在部队干什么,那时我们几个人的心思大概都是一样的。

    副业班的战士与312团的一个独立排同住一个营区。营区有两排营房,一个长长的院子。我们这个班,离场部有一里地,每天到场部吃饭,要走一条自南向北的土路。出营房向右拐经过打谷场、穿过两个鱼塘之间的一条土路,走到武汉军区某运输营门前时再向西拐弯,路口东侧是篮球场,西侧是我们场部的菜地。经过菜地北边的主路就到了场部机关伙房。

      养猪场有八十多头猪。养猪场以饲料库房和加工操作间为中心。东面有三排猪舍,西边有两排猪舍。饲料库房南侧还有一汪专门种植水浮莲的池塘,每天打扫猪舍的粪便流入池中,增加池塘肥力,到了秋天再把池塘的水浮莲捞上来进行粉碎,再和稻糠一起搅拌加工成饲料,然后经过贮存发酵,一直到第二年春天,都是八十多头猪过冬的“口粮”。

      我们五位新兵和三位老兵,有“三大任务”。一是喂猪、割草。每天要喂三次猪食,清理两次猪舍卫生,然后打猪草。二是喂鱼。我们喂养几亩湖面的鱼苗,还管理看护几百亩鱼塘。三是在雨季负责鱼塘排涝。工作面大而且又脏又累!睁开眼睛就给猪准备“早餐”、“中餐”“晚餐”,打扫猪舍。晚上抽肥水给鱼塘增加养分,还要看管鱼塘的鱼不被人捕捞。说实在的,那个艰苦劲,生长在城里的人是难以想象的。

     记得我们的班长叫孟XR,一九七三年从安徽霍丘县入伍,高高的个子,国字脸庞,双眼皮大眼睛,人很健壮,很能干,是我们的带头人。不管什么事情都冲在前面,干在最前面。平时看什么事情都得很准确,不论带兵训练还是日常管理都很认真细致,对我们新兵日常生活一点一滴都很关心照顾。

     有一次,班长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每天喂喂鱼苗,给鱼塘的大鱼割草,管理管理鱼塘。分配这个活虽然不脏不臭,但也不是很轻松。天天很早要到场部去磨豆饼,然后把加工好的“豆浆” 挑到鱼塘。喂鱼苗时,拍拍手,小鱼儿们听到击掌声高兴的不断跳出水面,从鱼塘迅速汇聚到固定地点觅食。此时此景我感到非常开心。喂完鱼苗,再到湖塘边上割草,喂湖里的大鱼,大鱼比较“老成”,把你割的鱼草撒到湖塘边谁它们也不露面,等你收了工慢慢品尝“美食”。养鱼的那些日子,我的生活苦中有乐,回味无穷。当然,也有班长对我的鼓励和帮助。

    记得,有一次班长和我坐在鱼塘边一边休息一边谈心,鼓励我要克服困难,尽快适应环境。

     记得班长说:“好好干吧,你是高中生学什么都快,只要好好锻炼自己一定会做出成绩的”。

     又说“什么都是由不懂开始的,比如我没多少文化,对我来说写信是最难的,怎么写信都是来部队学的,而且在部队洗衣服,缝衣服都得学。”

     班长还说,“我知道你写了入党申请书,这样好,到部队能入党那可不容易呀,要经得住考验呀”。

    孟班长给我传授了许多农场服役的“真经”……。

    班长语重心长的谈心使我坚定了克服困难、力争进步的决心和信心。在我的日记中记下了那次谈心的时间是一九七六年六月十六日下午,这是我记忆中难以忘怀的一件事。几个月后孟班长复员回安徽了。

    说实在的,年轻人在艰苦环境里,得到兄长般的呵护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那是战友的一种大爱。很多时候远离家乡故土,远离亲朋好友,得到战友亲人般的关怀,让我们这些新兵有一种家的感觉。这也是我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对我来说,刚刚入伍,朝夕相处的副政委、孟班长和战友们在我心里占据了重要位置。在我眼里,副政委很多时候更像慈父,孟班长更像我的长兄,战友们情同手足。

    初到部队,第一次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在战友的关心关爱中产生了。首长几次和我促膝谈心令我感动,如果说与家里亲人呵护有什么不一样感受的话,那就是这种呵护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一客远离家乡的孤独的心融进了火热地军营之中。至今,这些感觉还念念不忘。多年以后当战友、同事们在一起谈及友谊和感情话题时,不管是当过兵还是没当过兵的总是有共同感觉,都觉得相比而言战友情谊最深,这也许是部队特殊环境锻造出来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八个月以后,我调到机械班,一干就是四年。四年时光,我经历了迎来入伍新兵、送走退伍老兵的岁月,经历了武汉酷暑磨砺和军营艰苦生活的锤炼。四年时光,不变的军旅生活,不变的战友情谊始终缭绕在我的心头,很多很多的经历深深的影响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