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鹰的博客

房地产同仁交流,房地产市场观察,朋友思想火花碰撞的园地

 
 
 

日志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之五)  

2007-07-10 13:29:00|  分类: 回忆与畅想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流逝   难忘军旅情怀(之五)

飞鹰

 

酷暑炎炎  缺水缺电

 

   

    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初,武汉电力供应时时告急。在武汉农场那几年,尤其是七六年的盛夏,正赶上百年未遇的大旱,那一年,又是缺水又是缺电,战友们克服了诸多生活不便,忍受着老天爷给予的磨难。

    武汉那几年缺电是因为那时供电局要为重工业单位开绿灯,民用电让路。一九七四年国家在武汉动工兴建了“一米七轧机”重点工程,这项工程的设备工艺和技术水平具有70年代钢铁工业的世界先进水平。由于耗电量超出了当时华中的供电能力,电力供需出现失衡。高峰用电的时候,武汉严格实行计划用电,采取“停三用二”的办法以保证生产运行,同时重点保证“一米七轧机”企业不停产。那时候,民用照明限时间、限地点,分片供应,既使供电也只能保证最低用电水平,还常常电压不稳、电力不足。有电的时候,灯光没有蜡烛亮,一片昏暗。没电的时候,走在路上伸手不见五指,呆在屋里炎热难耐,彻夜难眠。

     吃水难的问题更是鱼米水丰富的农场的一个难题。我们回到营房口干舌燥、身上闷热难熬。武汉农场虽然有很多湖泊,但是,那些湖水都是每年积攒下来的雨水,人们常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在农场如果用不上井水,近水也不能解近渴。池塘里养的鱼,以牛粪、猪粪和化肥做饲料,湖水都是混浊的肥水,既不能饮用、又不能用来冲洗。我们吃得都是地下水,长时间停电地下水抽不上来,生活中洁净的水源因为缺点搞得很紧张。

     盛夏,我们有冷冻设备自制冰棍,但最热的时候没有电,也不能发挥作用。没电、没水、没冰棍,对于常人来说炎热带来躲也躲不开的烘烤使人怨声怨气,对于军人来说却是一个必须要战胜的困难。

     为保证部队基本生活用电,场部电工班把电动机改装成发电机,用柴油机带动发电机发电,保证战友们每天晚上能看一会儿电视,白天能抽水,解决生活用水。由于技术和电压的问题,最热的时候,晚上不等熄灯就停电,看电视时,不是断电就是电视荧屏的影像成窄窄的银幕跳来跳去,既使这样我们能看一会儿电视也很知足很开心。

     连队照明也由机关自制发电机供电,连队那里没有发电机,由于电力不足,连队吃水要到场部唯一的水塔来拉水,我们自制的那台发电机是保证连队和机关生活用水的唯一动力。可想,连队的战友比我们更艰苦。

     场部的水塔在场部大院西边的出口处,大概有五六米高,是营区的制高点。水塔是我们场部饮用水供给地,常常停电,连队要常常来场部拉水,这样抽一次水大概只用半天时间。盛夏,用水量很大,如果遇到大面积停电时,要保证不停地抽水,我们的自治发电机刚好满足水塔的抽水用电。

你知道吗?在武汉电力奇缺的那几年,水塔传出来的抽水声音曾经是营区里最动听的声音了!

      炎热的夏天,只要有电才会享受到一汪凉水、一缕轻风的畅快,我们最渴望听到的就是水塔下面的抽水声。发动机一响战士们三呼万岁高兴致极,现在想起来还有一种水塔下面的抽水声,声声入耳,妙不可言的感觉!

     夏季缺电,电风扇不能用,我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最炎热的时候,嗓子冒烟、身上冒汗,汗水伴随每个一个人每一天。吃饭出汗、干活出汗、睡觉也出汗。烈日下,汗水趴在身上像不停流淌的小溪,手背上、脚面上、头顶上汗珠儿一串一串往下滚。吃饭时汗流浃背、晚上一觉醒来褥子被汗水浸透。我们那时候戏称武汉不是“捂汗”是“舞汗”。

      白天,屋里闷热、室外曝晒,荫凉地儿被烈日烘烤得销声匿迹了,手中离不开扇子,煽扇子慢了不管用,煽扇子快一点加大活动量汗水又自觉不自觉的流出来;时时都要用毛巾擦拭不断流淌的汗水。

     没有电,连会议室里唯一的吊扇也静默着、等待着主人对它的青睐……。

     中午,听不到鸟叫,看不到鱼游,柳树叶卷曲着,荷花叶耷拉着……。没有蛙声、没有犬吠,“知了”不再蝉鸣,生灵们用各种方式躲避中午大太阳的曝晒,好像地上的一切都停止了。街上都没有行人,商店没了顾客,稻田成了旱田,种田人焦急而又耐心的等待着雨天的到来……。

     一九七六年的武汉夏季,气候十分异常。据说是百年一遇的大旱、也是百年一遇的炎热,武汉人虽然没有感受唐山大地震般的恐慌,却经受了老天爷的百日烘烤。记得那一年,梅雨过后整整一个盛夏老天爷就是不赐给武汉一滴雨,田里稻子干旱缺水,大地天天滚烫滚烫的,干旱把雨季泥泞的道路烤干裂了,往日水汪汪稻田干渴的撑开了网状型缝隙。那一年的梅雨期的气候也非常奇特,虽然六月左右有二十几天的梅雨天,但是,断断续续的下几次雨,难以低档干旱的侵袭。干旱仍然是那一年的主要天象,缺水又缺电的情况下,战友们与天斗,与地斗,与老天爷斗,对遇到那一年大旱的军人来说真是一种磨砺。

    体验了那个环境的生活,你会知道武汉人做事为什么干练,武汉人为什么说话火热干脆,也许炎热造就了武汉人的性格,环境会改变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磨练我们地的性格,学会适应老天爷的煎熬。

     这就是七六年时难忘的武汉,这就是难忘的武汉农场!也是战斗在武汉农场难忘的人生插曲!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